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藏雪茶:班玛县的致富茶

2020-03-28 14:20:35 中国小康网   刘彦华

“茶莫(无)盐,水一般;人莫(无)茶,鬼一般。”这是青海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顺口溜。因为食用较多的肉食和高蛋白质胆固醇的奶食品,消食去腻的茶叶成为青海人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然而,作为茶叶消费大省,“不产茶”一直都是当地的一个难言之隐。KjE中国藏族网通

2.jpgKjE中国藏族网通

(图片来源果洛州政府网)KjE中国藏族网通

再续前缘 唐宋时期,青海牧民用“藏雪茶”换取日用品,使之在中原地带风靡一时,2012年班玛县与藏雪茶再续前缘。KjE中国藏族网通

不过,这种尴尬的局面正在改变。近年来,藏雪茶产业正在以不可抵挡之势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玛县迅速崛起。KjE中国藏族网通

跨越千年,再续前缘KjE中国藏族网通

班玛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由于地广人稀,群众居住分散,交通落后,信息闭塞,这里不仅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还是四省藏区的特殊贫困县。有数据显示,2015年该县共有13个贫困村1945户8047名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高达32.8%。不过,这里海拔3000—3500米,气候温润、水质优良,非常适宜藏雪茶生长。KjE中国藏族网通

据《果洛宗史》记载,唐宋时期,青海牧民用“藏雪茶”换取日用品,使之在中原地带风靡一时,班玛县的“赛西古道”就是运茶的通道。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藏雪茶”在历史中销声匿迹,也由此才逐渐有了“青海不产茶”的说法。KjE中国藏族网通

班玛县与藏雪茶再续前缘,可以追溯到2012年。灯塔乡班前村党支部书记尕玛求是个土生土长的班玛人,2012年在广西考察学习,喝到一种当地的茶叶,发现和自己家乡老百姓常喝的茶叶很像,“我们那里山上也有大片野生的藏茶,平时家家户户都会采一些自家喝,只是量不多,也谈不上发酵,茶树野生野长没人管,更不要说卖钱了。”KjE中国藏族网通

尕玛求一回到村里,就开始带领大家采摘藏茶,销售成功后,种植藏茶的人也随之多了起来,名气也慢慢传了出来。KjE中国藏族网通

同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林下经济发展的意见》,要求包括班玛县等22个县市,每县建成一至两个规模较大、效益较好、带动力强的林下经济示范基地,逐步形成有青海特色的林下产业发展格局,成为农牧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之一。KjE中国藏族网通

在班玛县的历史上,从未有过林下产业,如何实现“零”的突破,班玛县委县政府将目光锁定在了藏雪茶身上。KjE中国藏族网通

“藏雪茶作为藏茶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特色产业。发展藏雪茶,既能把藏茶这个古老的饮茶文化传承下去,还能带动群众脱贫致富。”据果洛州委常委、班玛县委书记夏吾杰介绍,为把野生藏茶事业做大做强,班玛县委县政府把它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并组织相关人员和农牧民到四川省炉霍县藏茶种植基地学习取经。随后,又专门邀请国家林业局高级工程师来班玛实地考察指导野生藏茶发展。KjE中国藏族网通

“藏雪茶由生长在青藏高原的两种高山海棠——花叶海棠和变叶海棠的嫩叶加工制成。经研究检测,藏雪茶富含茶多酚、多种维生素、类黄酮等营养元素,具有三降四抗的作用,即降血压、降血糖、降血脂和抗衰老、抗病毒、抗肿瘤、抗氧化,对提高人体免疫力、延年益寿等具有非常好的保健功能。”班玛县不仅产茶,而且产好茶。KjE中国藏族网通

3.jpgKjE中国藏族网通

(图片来源果洛州政府网)KjE中国藏族网通

美了山村,富了乡亲KjE中国藏族网通

2014年,按照“优势资源、优势产业、优势区域、优先发展”的原则,班玛县确立了大力发展藏茶产业的战略思路,在青海省林业厅支持下,在灯塔乡开始了青海历史上首次规模化人工种植茶叶的尝试并取得成功,逐步在全县推广。KjE中国藏族网通

2015年,青海省确定了“建立班玛县藏茶种植、加工示范基地,逐步扩大种植规模”的目标。班玛县成立藏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按照《班玛县藏茶基地建设与产业发展规划(2014—2020年)》,继续扩大藏茶种植规模,在亚尔堂乡、赛来塘镇和灯塔乡人工种植藏雪茶530公顷,形成了玛柯河两岸长100公里的班玛县首个藏茶生产基地。KjE中国藏族网通

数据显示,2014—2019年班玛当地共种植藏雪茶1.85万亩,建成了青海首条藏茶加工生产线。同时,班玛藏雪茶荣获了2018中国(上海)国际茶业博览会金奖、2018中国(东北亚)森林博览会金奖等殊荣,实现了从“藏在深闺人未识”到“撩开面纱惊八方”的逆袭。KjE中国藏族网通

班玛藏雪茶不仅拓宽了产业发展渠道,还带动了当地牧民群众脱贫致富。在赛来塘镇、江日堂乡、亚尔堂乡、灯塔乡,以藏雪茶为主导产业,成立了班玛县藏雪茶有限责任公司,将四个乡镇贫困户组织起来,整合土地资源,种植藏雪茶1.5万亩,年产藏雪茶35吨,盈利1000余万元,贫困户利用山场土地多种经营,由政府出资负责藏雪茶种植,农牧户统一经营管理,农户采茶后由企业统一收购和销售,采茶收益由农户直接获得,企业还吸收部分贫困户到茶厂季节性务工,赚取劳务工资。KjE中国藏族网通

曲吉是灯塔乡班前村的一位贫困户,丈夫才让应残疾丧失了劳动能力,一家五口的生活全靠她一人打零工维持。不过,自从几年前开始参与县里组织的采茶、种茶工作,他们一家的生活发生了巨变。“原来主要是采挖虫草、贝母补贴家用,辛苦几个月,所得收入也仅够日常开销。现在完全不一样了。2019年,仅种茶、采茶就挣了1万元左右。”KjE中国藏族网通

4.jpgKjE中国藏族网通

(图片来源果洛州政府网)KjE中国藏族网通

借力电商,振翅高飞KjE中国藏族网通

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2019年6月,“班玛藏雪茶官方企业店”在淘宝上线,让班玛藏雪茶在商超等传统渠道之外有了一条走出高原的新渠道。KjE中国藏族网通

不过,上线几个月,线上销售的情况并不理想,店铺评级两颗红心,销量为4。KjE中国藏族网通

夏吾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打响品牌,扩大销量,他甚至把自己“逼”成了一个“微商书记”,每天在朋友圈发信息推销藏雪茶,但销量仍是不见起色。KjE中国藏族网通

2019年“双十一”刚过,班玛县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阿里巴巴乡村事业部的兴农脱贫团队。夏吾杰以及多位县领导和阿里的专家们连夜见面交流,倾听建议。KjE中国藏族网通

阿里巴巴集团乡村事业部运营专家李翔对此次班玛考察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他们团队之所以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因为非常看好藏雪茶这个项目,它不仅具有较强的保健功能,也符合当下内地消费者对原生态、绿色无污染产品的青睐。不过,落后的仓储、物流却直接限制了它的线上发展。“班玛县距离西宁曹家堡国际机场几百公里,开车要11个小时。这里不但距离城市很远,而且在雪山里修的路,很蜿蜒,也容易发生危险,开车不能开太快,这导致物流的效率低,也拉高了价格。如果这方面跟不上,内地消费者改口喝藏茶的成本就太高。”KjE中国藏族网通

李翔建议,“物流问题可以从仓储着手解决,可以考虑在西宁建立一个仓储中心、物流中心,从而缩短物流时间,实现‘三日达’。”KjE中国藏族网通

“以后我们还会过来定期考察,时机成熟后可以为网店安排各种引流方式和流量扶持,让班玛藏雪茶卖得更好。”李翔在交流会上留下的这句话不是空谈,距离考察团离开班玛县不足10天,借助阿里团队的帮助,青海省班玛县藏雪茶公司通过知名女主播薇娅淘宝直播活动5分钟卖空了5000份,销售额45万元,占全年销售额的25%,相当于让134户贫困户每户收益1314元。KjE中国藏族网通

一场直播,沸腾了一座城。“效果让我们很意外。我们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电商的强大力量。”面对记者,夏吾杰给出了这样的评价。KjE中国藏族网通

当然,藏雪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班玛人对此有着清晰的认识:与阿里的进一步合作已经达成初步意向,在西宁物流园区建立仓储中心提上了日程,有机认证工作也进入前期筹划阶段……KjE中国藏族网通

“阿里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场直播和多方面的建议,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县域经济和产业发展的新理念,以及可持续的脱贫模式。”在夏吾杰看来,农民的思维和意识开始转变,政府也看到了县域经济换道超车的路径。KjE中国藏族网通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2月下旬刊Kj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