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爱国爱教,“觉悟”的境界 ——追记海东市平安区夏宗寺民管会主任朱成礼

2020-08-04 08:59:51 海东统战   苏昂欠 李玉娇

1.pngqxC中国藏族网通

河湟大地,钟灵毓秀。这里诞生了十世班禅大师、喜饶嘉措大师等爱国爱教人士,他们终生致力于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孜孜不倦地为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倾注了毕生精力。在海东市平安区的夏宗寺,有一位土族老僧人朱成礼,他秉承了十世班禅和喜饶嘉措大师爱国爱教的精神,一生执着于两件事:听党话、跟党走、感党恩;修好身、利众生、惠百姓……修持有了纯净的底色,觉悟在这样的底色中日渐升华。qxC中国藏族网通

今年3月22日,这位92岁的老僧人圆寂了。qxC中国藏族网通

疫情期间,尽管寺院严格控制规模,但仍有大批信教群众自发前往夏宗寺吊唁。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来自各行各业,有当地的也有外省的,有俗人也有出家人,他们都是老人的受惠者,都想送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阿卡”最后一程。一心利民的人,总是活在老百姓心里。qxC中国藏族网通

一山,一寺,一僧,一世;爱党,爱国,爱教,爱民。这些,就是老人的故事——qxC中国藏族网通

一世满怀家国情qxC中国藏族网通

夏宗寺始建于元末,至今有近700年的历史,是安多地区藏传佛教僧人静修的著名静地。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在该寺受戒,成为藏传佛教界的圣地名刹。夏宗寺与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的智嗄尔贝宗、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的阿琼南宗,以及海东市乐都区的普兰杨宗并称为“安多四宗”。qxC中国藏族网通

由于历史原因,夏宗寺多次遭到毁坏。1990年,62岁的朱成礼背着一袋酥油炒面,从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的甘沟寺一路辗转来到夏宗寺。看到心中的圣地满目荒草,残垣断壁,他心中悲痛不已,决心留下来守护这片废墟。qxC中国藏族网通

朱成礼漫长的一生经历了许多特殊的历史时期,感受了新旧社会的变迁,见证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生活的沧桑巨变。从小到老,十世班禅大师和喜饶嘉措大师爱党爱国爱教的事迹时时激励着他,他立志继承两位大师的精神,作一名爱党爱国爱教的好僧人。来到夏宗寺时,他的满腔家国情怀忽然找到了释放的出口。虽然已年过六旬,但他精彩传奇的一生才刚刚开始。qxC中国藏族网通

那一年,夏宗寺附近的庄廓村、瓦窑台村的村民们总会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僧人在寺里拔草、背水、背沙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斜坡、羊肠小道上,他背着砖、水泥、沙子,走一段停一段。饿了,就到附近村子念经化缘;渴了,就从一公里外的河里挑水喝。他一点点把殿堂破损的屋顶补上,一点点把几近倒塌的房屋修缮好,一点点爬到悬崖峭壁上修栈道,一点点拂净佛堂里的尘土,一点点让古寺恢复了生机。渐渐地,村民们都叫他“老阿卡”“老爷儿”。qxC中国藏族网通

30年里,徒弟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但朱成礼建寺弘法、保护文物古迹的决心从不曾动摇。他广结善缘,先后筹措资金2000余万元用于寺院建设。进入新世纪,在信众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他又新建了大殿、山门等,仅通往寺院的盘山公路就前后修缮了三次。30年过去了,在他的苦心经营下,几近荒废的夏宗寺如今成为享誉省内外的旅游胜地。qxC中国藏族网通

夏宗寺周边聚集着汉族、藏族、回族、蒙古族等多个民族群众,是个多民族、多宗教地区,民族团结是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他深知一座寺院、一个僧人在民族团结事业中的重要作用。稍有空闲,他就给信众们讲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讲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政策这么好,日子就像酥油花。佛家弟子更要帮助国家维护好这金子般的日子。”他对信教群众这样说。他还要求徒弟们在生活和言行方面要遵守国家政策、法律法规、佛教教义和道德规范,绝不做不利于民族团结稳定的事,绝不做违法乱纪、背离群众的事。“宗教活动要适应社会发展,不要搞歪门邪道,自己有知识了就能不信谣不传谣,就不会作破坏团结的人。”“老阿卡”的这些话,徒弟旦增铭记在心。qxC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寺院民管会主任,“老阿卡”在维护民族团结、反对非法宗教活动等问题上始终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与党和人民站在一起。qxC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年,几名别有用心的游僧到夏宗寺,向信徒和群众传播歪理邪说,企图挑起民族和宗教矛盾。“老阿卡”知道后当即变了脸,当天就把这些人赶出了寺院。qxC中国藏族网通

学经很辛苦,旦增又是个外来的汉族“阿卡”,心里多少有些顾虑。qxC中国藏族网通

“汉民‘阿卡’怎么了?人人都有佛性,众生平等,民族本身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 “老阿卡”经常把这些朴素的道理讲给徒弟们听,也讲给信教群众听。他本人是土族,收纳的徒弟中有藏族、蒙古族、土族,也有汉族。现在留在寺里的三个徒弟都是汉族。qxC中国藏族网通

旦增眼里的师父,是个与时俱进的“阿卡”。“老阿卡”当选县政协委员后,每次去县城开会,他总会把最新的变化和更广阔的世界讲给徒弟们听。为了当好这个委员,80多岁的“老阿卡”经常走村入户,联系群众,调查研究,体察民情。在宣传教育各族群众的同时,他把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反馈到各级党委政府,并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建议。他很关心党和政府的各项工作,对成绩亮点,他热情赞扬;对缺点错误,他直言不讳。他认为应该贯彻群众路线,发扬民主作风,让人民信任党、拥护党,并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如果党是灯捻子,群众就是酥油。只有酥油紧紧围拢在一起,灯捻子才会更亮。”他用自己的理解比喻党群关系。qxC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年,“老阿卡”守着这方土地,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他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与百姓福祉相统一。这些年,夏宗寺周边各个民族、各种宗教亲密团结,友好相处,几十年间从未发生过民族宗教间的矛盾冲突。qxC中国藏族网通

村民们感念道,这是“老阿卡”的辛劳——他用自己一生的坚守,守护了文物古迹、守护了青山绿水、更守护了一方和谐安宁。qxC中国藏族网通

持戒修身凝民心qxC中国藏族网通

旦增是2000年来到夏宗寺的,那时“老阿卡”已经72岁。qxC中国藏族网通

“老阿卡”是个严厉的师父。刚到寺里,“老阿卡”就告诫他,想要修行,就必须认认真真学经、踏踏实实礼佛、堂堂正正做人、遵纪守法传教。“老阿卡”每日要念够5个小时的经,念经之余,就是修缮寺院。在师父的耳提面命下,旦增不敢偷懒。他和师兄弟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点灯、供香、礼佛,吃过早饭后打扫卫生,9点开始跟着师父学经,11点背水做饭,下午3点继续学经。这样的日子,一晃就20年了。qxC中国藏族网通

“老阿卡”的生活很朴素,常常是一碗清茶就酥油炒面。这几年,徒弟们没有见他买过一件新衬衣。三合镇原驻寺干部俞天鸿清楚地记得,他看过“老阿卡”的小账本。账本上记录着近30年来寺院的每笔收支情况,所有筹集来的资金和寺院的门票收入,一分一厘都用在修缮寺院和贫困信众身上了。qxC中国藏族网通

今年60岁的庄廓村村民魏浩业是“老阿卡”的忘年交。“老阿卡”去世后,他和旦增他们打开了“老阿卡”的柜子,结果里面除了几件破旧的袈裟,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qxC中国藏族网通

去年腿摔伤后在省医院住院,刚两天“老阿卡”就执意要回不肯看病,说太浪费钱了。“我去医院看望他时,‘老阿卡’让我给他泡一碗方便面。对他来说,吃个方便面,就是住院才能享受的最奢侈的待遇。” 俞天鸿说,生病后“老阿卡”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寺院。他总说,我一个“阿卡”,要那么多钱财干什么。省下一点钱,把夏宗寺这个文物古迹保护好就是最大的心愿。qxC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安多四宗”之一,每年从西藏、四川、甘肃等地来夏宗寺朝拜者络绎不绝,这其中也不乏一些别有用心者。qxC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年,一个从外地来的僧人找到“老阿卡”,希望对夏宗寺进行市场化运作,在寺院附近修宾馆,发展“寺院产业”,这样每年可以给夏宗寺带来不菲的收入。可“老阿卡”坚决不同意,他认为寺院就是寺院,绝对不能为了钱丢弃传统。在他看来,寺院就是静修的地方,是信教群众的精神寄托、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符号,任何商业开发都是对它的挑战和冒犯。他总是叮嘱徒弟们,他走后要好好守护寺院,谁都不能把寺院当作出家人自己的资源来谋利。qxC中国藏族网通

在俞天鸿的记忆中,90岁高龄的“老阿卡”善于学习,他坚守佛教教义却不狭隘,常能把国家政策和佛教教义联系起来,用简单朴素的话语表达深刻的哲理。qxC中国藏族网通

“老阿卡”喜欢和俞天鸿聊天,“老阿卡”给他讲佛法,他给“老阿卡”讲新政策,他们常常能聊个通宵。“国家政策这么好,我们真是赶上好时代了!作为佛教徒,就是要多做聚拢人心的事,让大家在这个好时代有个更好的生活。”qxC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年,“老阿卡”总是用团结进步、和平宽容等观念引导广大信教群众,他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qxC中国藏族网通

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和一些重大的时间点,“老阿卡”总会带徒弟们做一些法事活动,祈求国泰民安。qxC中国藏族网通

今年疫情期间,他还想每天为国为民祈福,但此时的他,已捧不起几页薄薄的经卷,只能无奈地让徒弟们代劳。qxC中国藏族网通

“佛教是爱国的宗教,是爱好和平的宗教。”这是“老阿卡”一直以来给徒弟们传授的信条。旦增和他的师兄弟们也在一直遵循着他的教诲。这些年,夏宗寺成为海东市第一个“国旗进寺院”的地方,并多次荣获省市“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等称誉。2013年,被确定为海东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qxC中国藏族网通

菩提之心利众生qxC中国藏族网通

舍不得花钱找小工,70多岁时他还亲自从山根往山上抬木头。对附近的群众,他却很“大方”。qxC中国藏族网通

当年魏浩业娶媳妇拿不出8500块的彩礼钱,在寺院帮忙时无意向“老阿卡”透露了心事。没想到,“老阿卡”给他把钱凑齐了。“10块的,5块的,1毛的,都是皱皱巴巴的零碎钱,一张一张怕是攒了许久。”对于这笔钱,魏浩业记忆犹新。他娶了媳妇后日子慢慢红火起来了,第三年就给“老阿卡”还了钱。qxC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年,这座寺院、这个“老阿卡”,和附近的村庄、村民们相濡以沫,相依相伴,共同守护着一方和谐稳定。qxC中国藏族网通

冬天寺院门口的雪,总有群众一大早帮忙扫了;每年寺院修缮时,也总有群众免费来当小工,搬木头拉水,当成自家的事儿。而只要群众有难,“老阿卡”也总是真心相助。有村民做生意借钱找上门的,有盖房子需要沙子找上门的,只要能帮忙,“老阿卡”总是乐善好施。“借了不限年限,有了一定要还,不还也就作罢。”这是“老阿卡”和附近村民间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qxC中国藏族网通

而在借钱娶了媳妇的魏浩业心里,“老阿卡”更像他的第二个父亲。qxC中国藏族网通

“人不管走到哪里,一定要把自己放小。”“在社会上要知敬畏、懂规矩。”对现如今进城做买卖的魏浩业,“老阿卡”这样说。qxC中国藏族网通

“做事先吃苦,别想着享乐。”对旦增他这样说。qxC中国藏族网通

“父母亲就是最大的佛,孝敬父母就是最大的功德。”对前来拜佛的信徒,他这样说。qxC中国藏族网通

“老阿卡”常常教导旦增他们,修行的根本在于利众。大慈大悲是佛法的核心思想,是视一切众生如父母的慈悲。要引导信教群众明白,利益众生是对佛的最好供养,让信教群众越来越善良、越来越勤奋、越来越理智,以慈悲心肠过好今生的幸福生活、以学习佛法智慧来防范盲信盲从、以精神上的信仰促进行为上的善良。qxC中国藏族网通

旦增记得,几年前庄廓村里有一个姓刘的姑娘,因查出绝症,全家在绝望之际,请“老阿卡”到家里念经祈福。这之后,“老阿卡”时常用佛法开导姑娘一家人,通过对佛教教义的阐释,姑娘一家心理上的恐惧慢慢消除了,病情也渐渐缓解了。冰岭山村的一个村民遭受了身体疾病和生意失败的双重打击,“老阿卡”耐心开导,鼓励他改变生活习惯,逐步调整心态,从头再来。一年后,这个年轻人病好了,生意也有了起色,成了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老板。qxC中国藏族网通

这样的事不胜枚举,村民也因此把他说得神乎其神。但“老阿卡”正色说:“我没那么大本事,我就是给你们解开心里疙瘩的人。”久而久之,村民们心里有过不去的坎,生活上有承受不下的压力,遇到是非对错的抉择时,总愿意到寺里找“老阿卡”。而这些受过“老阿卡”“点化”的人,在释放心理的压力后总能获得重拾生活的信心。他们不仅把“老阿卡”当作自己的家里人,最亲近的长者,也当作最好的心理辅导师和精神依靠。qxC中国藏族网通

在周边村民心里,“老阿卡”成为了教化人心、培育品德的典范,也是人生路上的引路人。qxC中国藏族网通

在“老阿卡”这里,修行回归了原本的佛性:信教先爱国,学佛先做人,修道先发心。qxC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就是这位普通僧人的不平凡故事。qxC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
相关稿件